当前位置 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资讯中心

冯喜顺感慨万千
* 来源 :http://www.duihanji.net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7-01 06:33 * 浏览 :

昨日上午,寿春路桥洞下热闹非凡,一名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和流浪汉们聊的兴高采烈。他叫冯喜顺,淮北人。因为和家人怄气,曾经在合肥流浪了十几年,不过去年,他就彻底告别了自己的流浪生涯,并且娶了妻生了子。“现在我在一家建筑工地干活呢,这不,年底了,专门从淮北到合肥来找老板结算工钱。现在年收入怎么地也有两万多吧。”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和人物,冯喜顺感慨万千。“现在肩上的担子重了,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混了。不过以前和这些流浪朋友处的不错,每次到合肥,我总要来看看,和大伙聊聊。”他对记者说:“你看像殷国荣这样魁梧的体格,在工地干肯定挣不少钱,不过人家不是为了钱,各人有各人的活法。”[next]

小小的灯笼挂在老马的屋外,希望带来喜庆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

老张在床上休息。重回工地当保安是他一直不灭的希望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

老马童心不老,看到有面具,他也捡来玩玩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老马 废品跌价 吃不饱饭

冯喜顺以前居住的洞穴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

冯喜顺和殷国荣关系很好。他说流浪的这些年里,他很感谢老殷。每次回到合肥,他们总要聚聚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老殷 每晚夜战 吃三百余三百

桥外行人穿上厚装,并且成双成对的出行,这让老马有些孤寂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合肥马鞍山路高架桥下,密密麻麻的绿化丛中,不起眼的阴暗角落里,就是流浪汉老马的家。老马是明光人,今年已经70岁了。在合肥流浪多年的他,就定居于高架桥下。每天,早出晚归的他就靠着捡破烂维持生计。阴暗的桥洞下,冷风嗖嗖。地上堆满了饮料瓶子,几片木板搭建成的建议棚子就是老马的窝。“今年过的还不错,不过由于废品价格下跌的厉害,收入也少了很多。去年每个瓶子吗卖1毛,今年只有7分了。一个月的收入也从去年的两百多块,降到了今年的一百多。现在这点钱吃饭都成问题,有时候没钱了,只好讨点剩饭剩菜吃。”老马说,自己的房间内有些漏风,如果降温太厉害,里面还是有些冷。附近的环卫工介绍,老马人很善良,从不和人争吵,很多时候还为她们看管一些工具。“有时候我们家里有吃的,也会给他带一份!”[next]

中午临近,寿春路桥下,仍然穿着保安裤子的老张开始生火做饭。60岁的老张是肥东岱山湖人,原本在合肥一家工地当保安,因为带班工头盗卖工地钢筋被发现,他被迫下岗。没有工作的他马上面临着温饱的问题,不得已之下,他只好选择了流浪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结实了殷国荣。如今,他寄居桥下已经四个多月了。但他并不出去捡破烂,每天的工作是帮其他流浪汉煮饭烧菜。“流浪只是暂时的,早晚我还是要去当保安的,估计春节前就能找到工作了。”[next]

原文链接

洞穴里一个年轻的流浪者在记账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动物也有感情,黑猫很依赖殷国荣。这是几年前它捡来的,当时黑猫还是一条小猫咪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虽然快到50岁了,但在合肥的流浪群体中,殷国荣已经算得上“老人”了,因为他在合肥已经漂泊了20多年。很多流浪者在他眼前出现、离开、甚至消失,但他,始终扎根在合肥,始终在流浪着。在涵洞中生活了很多年,但挤到里面的人越来越多,作为大哥,他默默的将自己的床铺搬到了桥下。瑟瑟寒风中,桥洞的夜已经不再那么好熬过去了。顶头的位置,殷国荣不得不支起了一块木板阻挡严寒。看着堆积成小山一般高的废品,殷国荣颇为自豪的说道:“现在每个月我吃三百,余三百,生活没有问题!”其实,废品的背后,是他每晚12点出,凌晨五点回的汗水。[next]

对于自己的卫生,殷国荣还是很在意的。每天他都要洗漱完毕后才出去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

殷国荣与老张搭伙,一个主外一个主内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殷国荣至今念念不忘他的“心上人”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为了省钱,老马经常煮点面条对付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

老张 下岗保安 等待上岗

老冯 暮然回首 感慨万千

2013年12月26日,安徽省合肥市, 秋去冬来,又是一年岁末时。在这个强冷空气即将到来之际,熙熙攘攘的都市里,那些栖居角落的“洞中人”还好吗?他们过的怎么样?身上的衣服是否暖和?昨日,记者来到合肥的多个流浪者栖居点,了解他们的冷暖温饱,聆听他们酸甜苦辣的故事。(项春雷 摄 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)[next]

上一篇:工龄工资101元 下一篇:没有了